主页 > 娱乐 > 正文

夏达个人资料家庭背景

2021-09-09 12:33 来源: 点击:

夏达个人资料家庭背景大揭秘

如今的夏达在漫画行业中可谓是小有名气,虽然很多网友表示不认识她,但是她的的确确出过许多的原创作品,而且也是备受网友喜爱,夏达外表可爱,在2002年时就凭借漫画作品《冬日童话》获奖,先后出过许多部作品,而且每一部都非常的受欢迎,然而正当她的事业蒸蒸日上之时,她却与姚非拉结束合作,一时间让人不解,随后夏达抄袭事件更是在网上流传,那么夏达抄袭不道歉事件是怎么回事?今天就让我们一起了解下夏达个人资料以及家庭背景吧。

夏达抄袭不道歉事件怎么回事 夏达个人资料家庭背景大揭秘

夏达个人资料家庭背景

出生于1981年的夏达通过《北京卡通》发表短篇作品《成长》而出道,并凭借漫画《冬日童话》于2002年获得中国连环漫画短篇故事漫画优秀奖。

2007年,夏达应姚非拉的邀请到杭州发展,奠定夏达国内一线漫画家地位的代表作《子不语》《长歌行》便是诞生在其签约夏天岛之后。

夏达对中国古典文化的积累与表现能力强于国内同期的其他漫画作者,浓郁的“中国风”令她的漫画独树一帜,单行本销量极为火爆。

现实中的夏达个子娇小,长发及腰,肤白大眼,颜值在国内漫画家中算是比较出众的。2011年兔年春晚上李小冉展示的“动漫兔”贺图正是她的作品,她也因此在春晚小小地露脸。

但夏达本人并不喜欢卖所谓美女漫画家的人设,平时也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她更乐意被漫迷称为“达叔”,并在微博自嘲“老人家”。

近年,夏达以超百万的版税收入,屡登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长歌行》自2012年连载至今,已经出了11本单行本,并传出要制作单机游戏、拍摄真人影视作品的消息。

然而这位夏天岛旗下最具影响力和吸金能力的漫画家,却在微博长文中表示“《长歌行》连载必须暂停”“(医院检查后)个人状态已经到达无法支撑的极限”“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才能赎回自己的版权”……

夏达最早于《北京卡通》杂志发表短篇作品《成长》,2003年她大学还未毕业,就已出版首部作品《四月物语》。毕业后赴京从事专业的漫画创作工作,曾于《北京卡通》《电漫》《故事》《漫友》等杂志发表过多部漫画作品,并在《北京卡通》杂志连载长篇漫画《米特兰的晨星》广受好评,也因此聚集了大批的读者群。其后,漫画作品《雪落无声》被改编成真人网络短剧,让夏达的创作才华再一次得到了提升。

夏达抄袭不道歉事件怎么回事 夏达个人资料家庭背景大揭秘

夏达家庭背景

夏达的漫画,画风细腻,透着浓浓的古典风,同时又不乏对情感、世界和自然的人文关怀。具有同期少女漫画家少有的大气与沉静,被赞是中国漫画界最具潜力的少女漫画家之一。

2008年,夏达一举夺得第五届OACC金龙奖最佳故事漫画少女组金奖,夏达的漫画创作也由此达到一个新的高峰。

2009年2月,她的长篇漫画《子不语》得到日本集英社总编辑长茂木行雄和着名漫画编辑松井荣元的大力推 荐,正式登陆日本,与日本顶级漫画大师同刊连载于日本青年向漫画杂志《ULTRA JUMP》,成为内地首部在国内走红后打入日本漫画杂志的原创漫画。《子不语》已结束在《ULTRA JUMP》上的连载,而新作《长歌行》开始连载。

2010年6月,夏达赴日本举行《子不语》日文单行本第二卷的发售的签售会。

2010年夏天,夏达首次赴台参加文化交流活动。

2010年,夏达的新作《哥斯拉不说话》在《绘心》上连载.

受邀参加2011年央视春晚,献兔年贺图(后由李小冉代献)。

2011台北书展揭幕 漫画家夏达再度赴台并签售。

2011年个人短篇《将爱》在《绘心》上发表

2011年个人画集《初夏》出版

2012年单行本《长歌行》1、2、3正式发行

2013年4月单行本《长歌行》4正式发行

2013年8月单行本《长歌行》5正式发行

  夏达与姚非拉决裂

12月11日,漫画家夏达发布长微博《就到这里吧,我受够了。》,宣布与所属漫画公司夏天岛及其CEO姚非拉决裂,并细数签约十年来遭受的种种不公。拉开这部现实版“少年漫画”的序幕,而且一上来就是小高潮。

长文中,夏达控诉了自己在夏天岛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

“没钱”:

“十年来,我没有拿过夏天岛一分聘雇工资,也没拿过签约金”、“我一直都是独立创作。每一笔进账,夏天岛分走一大笔后,我用剩下的钱养助理和我自己”。

“没权”:

“连提建议都可能被无视和拒绝。各种因为运营出现的混乱局面,后果却只能由我来承担”。由于签订的合同将作品留在了夏天岛,代表作《长歌行》的版权并不属于夏达。

“十年前的姚非拉老师是名被骗走了版权的创作者,他自费十万赎回了自己的版权……而如今,我也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才能赎回自己的版权。”夏达说。

《长歌行》

长微博发布2天内,阅读数超过1152万,转发已破9万,评论数4万+,牵扯出夏天岛工作室一系列运营内幕,在国内漫画界造成不小震动。

接下来,这部“年度大作”进入你来我往唇枪舌战的密集连载。双方进行了几个回合的战斗,武器是各类盖章文件,以及对漫画行业“理想、情怀”的感性讨论。

姚非拉微博回应称夏达“捕风捉影”、“一面之辞”,要“整理一些材料来澄清事实”,这是要憋个大招?

果然,一个星期后的12月18日,被传“外逃”的姚非拉发表微博《好了,发了!》,针对《子不语》的电影改编贴出了和阿里的确认书。

夏达漫画作品《子不语》

夏达指控姚非拉“因为一己私欲,不停地导致作品项目黄掉或停滞”。姚非拉为证清白,公布了与合作方之间的商业机密以及部分合作细节,由此扩大了这出“年度少年漫画”的世界观,把巨头阿里影业牵扯了进来。正被《摆渡人》搞得焦头烂额的阿里影业无辜躺枪。

次日,夏达再次发表微博长文《致姚总》,指出姚非拉的漏洞。又过一天,姚非拉对2007夏达签约夏天岛的合约问题以及动画电影改编作出回应。双方各执一词,剧情犹如“罗生门”扑朔迷离。

支线剧情还牵扯出其他漫画作者。夏达长微博发布后,得到了《狐妖小红娘》作者庹小新和盘丝大仙,《开封奇谈》作者晓晨兽,鲜漫CEO陈博,寂地、风息神泪、豚宝等十几名漫画家的声援。

《狐妖小红娘》作者微博

由此可以看出,不管姚非拉在这场风波中有没有理,他与作者之间的沟通从很早以前就存在问题。

从2010年“猪乐桃”,2011年于彦舒,2012年豚宝,再到今年的姜晓晨和最后的夏达,夏天岛的六位头牌作者均已出走,驾车远去的各位还给夏天岛溅了一身泥。

尤其是绘本小天后猪乐桃与姚非拉的师徒矛盾,堪比郭德纲曹云金事件。

不同的是,男男师徒还需要第三方来做女主角,男女师徒却能顺理成章牵出“师生恋”。

就代表作《玛塔》的动画改编一事,猪乐桃与姚非拉翻脸。猪乐桃说不知被改编,姚非拉晒出盖章文件证明,以及长微博《烟花易冷》细数与猪乐桃的师徒情分。

猪乐桃随即回应:“2009年我与姚老师签下的不平等合约,是建立在11年恋人的基础上。”贵圈复杂啊。

今年4月,已经离开夏天岛的漫画家晓晨兽也发表长微博,表示因为著作权争议问题,她的代表作《开封奇谈》无法继续正常更新,从周更变成了月更,还称受到了人身威胁。

晓晨兽称姚非拉放话说:“我身边好多人在劝我弄死晓晨,是我心软没出手。”一时剑拔弩张,拿笔的漫画家竟传出此种言论,实在是让人看不透。

真是辛苦了吃瓜群众,每出一次长微博舆论转向一次,漫迷纷纷吐槽:能不能给个实锤!你们这样让忙着站队的吃瓜群众很为难啊。

夏达与姚非拉翻脸,为这场精彩程度不输娱乐圈的国漫大撕逼做了“阶段性总结”,也在国漫界投下一声惊雷。为什么动静这么大,还得从两位是何许人也说起。

姚非拉是夏天岛的CEO。但他首先是一名成功的漫画家,是中国新漫画十年的重要人物,国内最早的签约漫画作者。

他的《梦里人》创出内地连载时间最长纪录,并被CCTV改编成系列动画。这是央视首次尝试制作的青春题材动画,也是大陆首次改编漫画为动画。他还受邀参加2001年在日本举办的亚洲漫画论坛,全亚洲仅13人被邀请。

画而优则商,姚非拉于2004年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后来发展成为夏天岛。旗下有姜晓晨、猪乐桃、夏达、于彦舒等人,重要国内漫画奖项几乎拿了个手软,被誉为“中国漫画的梦之队”。

夏天岛落户杭州,受到了当地政府的热烈欢迎。年年获得国家文化部原创动漫重点项目扶持及省市配套扶持,还主创了北京奥运福娃动画项目和上海世博会海宝漫画项目。

夏天岛影视动漫制作公司还拥有中国第一的海外渠道,长期合作伙伴包括美国迪斯尼、法国达高集团、日本集英社、漫友集团、湖南卫视、盛大文学、淘宝、阿里巴巴等。

今年8月,夏天岛刚刚获得华策影视2500万融资,估值5亿,是当下估值最高的漫画CP公司之一。

夏达在夏天岛的主力之一。2008年,她的《子不语》在日本漫画月刊《ULTRA JUMP》上进行连载,“打入日本顶级漫画界第一人”成为当时众多报道的标题。

2011年春晚她的“动漫兔”新春贺图登台,台下的“惊鸿一瞥”成了“春晚最美女观众”。夏达就像一颗金豆芽从僵硬的国漫土壤中破土而出,好苗子得扶住,这才造就了她漫画界的门面担当地位,而这少不了姚非拉和夏天岛的幕后运作。

夏达被定位为“偶像漫画家”,但本人却表示“我是一个漫画家,又不是艺人,我不需要大家认识我这张脸”,加上她在一些综艺里不苟言笑的表现,有人觉得她的态度太高傲,觉得她“装”,百度贴吧甚至还有“讨厌夏达吧”,反对所谓看脸不看作品的“夏达现象”。

在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姚非拉表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舆论的伤害太大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处姚非拉泪目了。

这次风波不仅对当事人造成了伤害,更暴露了国漫行业的利益分配与人才培养问题。

在杭州办企业的前辈马云爸爸很早就看穿了员工离职的理由:1、钱,没给到位。2、心,委屈了。归根到底是干得不爽。

现在互联网巨头纷纷涉足漫画行业,网易漫画培养创作者的“源”计划,腾讯动漫请段子手薛之谦代言,用H5刷屏,漫画行业已经有了越来越多新玩法,它不再是二次元粉丝的专属领域,而是全民可以简单接触的娱乐方式。

行业在变,优秀内容更加值钱。为争抢稀缺的头部内容,有钱的互联网漫画平台纷纷放宽签约门槛,授权合约可以按年数签,稿费也照拿。

对漫画IP的开发进入更为专业的商业化阶段,游戏、影视、线下等花样繁多,使创作者收益大大提高。传统只靠稿费和单行本销量的收入模式已经落伍,签“卖身契”、全靠公司推广的做法也已经适应不了新时代。

和小说界一样,更能体现顶级漫画家价值的是成立独立的漫画公司。如漫画家“口袋巧克力”成立的青空绘彩背后站着光线传媒;漫画家神北克也获得了300万融资。

夏达成名很早,但相比其他拥抱资本的漫画家,这几年却显得相当沉默。夏天岛那一套控制作品版权的制度已经跟不上创作者的需求,或者说,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再加上沟通不畅,创作者的意见交锋,日积月累,爆发只是迟早的事。

日本漫画大神如《海贼王》作者尾田荣一郎,今年推算的年收入31亿日元,其中一半都是来自角色周边的开发商品。而《龙珠》的作者鸟山明,作品连载结束已经21年,至今仍靠着角色周边、游戏角色制作等IP开发的后劲,每年收入超过5亿日元。

《龙珠》角色手办

近日,姚非拉开始直接接受媒体采访,不再靠长微博隔空喊话。一方面,他对这次风波有理性的认识:“说白了还是利益之争所导致。归根究底,大家在利益越来越大的时候需要有一个都能接受的分配机制。而这个分配机制不会平白无故地出现,必然是公司与作者动态博弈之后的产物。”

同时他对自己遭受的非议感到心累:“我的作品就是夏天岛的这十年。然而,我的这个十年的作品现在被彻底打碎了。”

“最终的结果却是被成名后的作者反噬了。我觉得这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很大冲击,平台和作者之间的信任会被打破。”从他身上甚至可以感受到破罐破摔的无力感:“至少我看到的行业群里,大家都说,从此不再有人真正地去培养作者了。”

姚非拉认为自己提意见比较尖锐是为了培养作者,说“不行”是为了打磨作品,作者却认为作品火了,当初说“不行”的是姚非拉没“没眼光”。每个人思考问题的角度、身份立场都不同,坦诚相对、顺畅沟通,对于擅长封闭自己小宇宙的二次元创作者来说,说不定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局外人到底是不知真假,只能吃瓜。

对整个行业失去信心太过消极,只要有合理的分配机制,成熟的行业模式,一切按部就班,行业还是充满希望的,虽然进步的阵痛在所难免。